聯系我們contact us

服務熱線/hotline

0510-81885283

電話:0518-81885283
傳真:0518-81885283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江蘇省連云港市海州區蒼梧路36號4號樓4樓
當前的位置:首頁 >> > 協會風采 >

【連云港走出去的文學藝術家】(16)— 書法家?蔡顯良

 

蔡顯良,博士,教授,博士生導師,暨南大學藝術學院黨總支書記、暨南大學書法研究所副所長,廣東省書法院特聘研究員,廣東省書法評論家協會主席團成員,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師從黃惇先生,并問學于曹寶麟先生。曾供職于連云港市博物館 擔任副館長。

所得成就

書法作品曾參加全國各類展覽并被相關機構收藏。在各級專業報刊發表學術論文八十余篇。書法創作與學術研究在專業報刊和新聞媒體均有專題介紹。曾獲中國書協第二屆蘭亭獎提名獎、第三屆蘭亭獎二等獎、第四屆蘭亭獎二等獎、第六屆全國書學討論會二等獎、首屆南京藝術學院優秀博士論文獎、江蘇省優秀博士論文獎。學術成果兩獲廣東省書法家協會學術最高獎康有為獎,并獲廣東省哲學社科優秀成果二等獎、暨南大學第三屆本科教學校長獎。著有《宋代論書詩研究》、《康有為》、《二十世紀中國繪畫賞析》等。主持教育部科研項目《元明清論書詩整理與研究》。

部分作品

創作感悟

我的書法觀

蔡顯良

按:此為兩年前作品集自序,常常心折于古人對書法的真知灼見,今再拿來共勉。寫序本就很難,自序更難,遂將多年學書心得采用拿來主義,借用前人論書文字拼湊如下,未糅雜一字,權代心聲。米芾書法曰“集古字”,此亦另一種集古。無他,唯有與古為徒的拳拳之心,以及對于經典的頂禮膜拜也。 

 

 

凡諸藝業,未有學而不得者也。張伯英臨池學書,池水盡墨;永師登樓不下,四十余年。書不千軸,不可以語化,非一朝一夕所能盡美。有得力于天資,有得力于學力。學貴專詣,不尚空談。先學執筆,令其圓暢。力到自然,八面出鋒。一曰筆法,二曰字形,筆法弗精,雖善尤惡;字形弗妙,雖熟尤生。書必先生而后熟,亦必先熟而后生。必以古人為法,而后能悟生于古法之外也。既知用筆之訣,尤須博觀古帖。學書者不學晉轍,終成下品。學漢魏晉唐諸碑帖,各各還他神情面目。而徒求形似,則不足以論書。書必有神、氣、骨、肉、血,五者闕一,不為成書也。神采為上,形質次之。勿惑俗議,勿依傍時人。喜怒哀樂,各有分數。果能出入古法,再加體會,自然妙生。用力到沉著痛快處,方能取古之神。始于平正,中則險絕,終歸平正。然自出新意,不踐古人,是一訣也,書家未有學古而不變者也。必須造化在手,心運無窮,獨創一家,斯為上品。

夫書者,心之跡也,故有諸中而形諸外,得于心而應于手。學書之得力,不徒在書也。或觀蛇斗,或觀夏云,得個入處。意在筆前,然后作字。心神不正,書則欹斜;志氣不和,字則顛仆。故必積學累功,心手相忘;乃能精神融會,悉寓于書。其所以悟者,亦有書卷之味。退筆如山未足珍,讀書萬卷始通神。造詣無窮,功夫要是在法外。此不惟關乎學力,亦系乎人品性情也。書之大局,以氣為主。凡論書氣,以士氣為上。高韻深情,堅質浩氣,缺一不可以為書。心正則筆正,人正則書正。論書如論相,觀書如觀人。作字先作人,人奇字自古。古之人皆能書,獨其人之賢者傳遂遠。若其靈府無程, 縱使筆墨不減元常、逸少,只是俗人耳!士大夫處世可以百為,唯不可俗,俗便不可醫也。

 

 

——2013年5月15日于嶺南臨風軒

名家寄語

蔡顯良的書法

黃惇

“書以創造獨立為貴, 然舍法便不是書。”這句話,是我在課徒時經常給學生們講到的,大抵是須先有法而后可突破前人藩籬。歷代大家幾乎都從師法傳統開始, 然后再沉潛用功,才會有所建樹。

蔡顯良從南京大學本科畢業后,出于對古典藝術的熱愛,來到我這里攻讀書法專業的碩士和博士學位。他在南藝上學時就給我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敏而好學,不恥下問,在做學問上有著扎實的基本功和感悟力,在技法上勤學苦練,日見其長。自2007年他調入 “百年僑校”暨南大學工作以后,勤做學問,很快就破格晉升教授。2008年暨南大學書法研究所成立時擔任副所長,得以在所長曹寶麟教授身邊親聆教誨。憑借扎實的文史功底,他在論書詩這一研究領域可謂如魚得水,首屈一指。創作上亦日漸精進,點劃遒美,章法自如,勢態跌宕有致,瀟灑中不失沉穩,書卷氣息隱現于毫端。他力追前賢, 取晉書之大雅, 汲漢簡之簡約, 得鐘鼎之氣象,而以筆法為本, 一以貫之。擅長篆隸與行草創作,而行草是其著力最深者。他始終抓住二王一線,上溯晉人尺牘,膜拜魏晉氣韻,研習鍾王法度;中探宋元消息, 傾心于蘇之沉著, 米之真率;下得明清氣勢,跌宕中見覺斯,點畫間有青主。宗白華先生在《中國藝術意境之誕生》中曾說過:“歷史上向前一步的進展, 往往是伴著向后一步的探本窮源。”長期的史論研究,提升了他的綜合素養,使其創作自然而然,情緒飽滿,其作品也因此血肉豐滿,是其思想和情趣的自然流露,并形成自己沉著痛快、瀟灑飄逸的鮮明風格。但愿其書法創作能夠光景常新,更上層樓。

蔡顯良博士的書法創作

曹建/西南大學書法研究所所長 教授

蔡顯良博士的書法創作是建立在他的理論研究基礎上的,是對書法的一種個性化的思考。蔡顯良的論書詩研究,在書法理論界獨樹一幟,視角獨特,并取得很多成果,曾獲第六屆全國書學討論會二等獎、第三屆中國書協蘭亭獎理論類二等獎。博士論文《宋代論書詩研究》獲2008年度江蘇省優秀博士論文獎。蔡顯良在來廣州之前,與我一起問學于金陵名宿黃惇教授。他從南京大學歷史系本科畢業并工作很多年以后,始終放不下對書法的那份虔誠,又在南京藝術學院美術系碩博連讀六年,他的學術和藝術都浸透了六朝古都的神韻。黃惇先生早年以對元明清印論史的精研而蜚聲南北,蔡顯良對于論書詩的研究,以論帶史,博約并重,鉤深入神,頗得黃門之真傳。他那基于深入思考的創作不屬于浪漫一類,創作情緒與作品狀態均較為理性,或者謂小心。他追求自然的書寫狀態,自由的創作境界。蘇軾云:“書必有神、氣 、骨、肉、血,五者闕一不能成書也。”或許這也就是他的書法作品想要有的一種生命形式。這種基于靈魂的追問,大約是給與書法最好的尊重,要不然怎么去對話具有傳統哲學精神的中國特有的這門藝術,怎么能夠理解林語堂所說的書法提供了中國人最基本的審美思想的說道。

蔡顯良最善行草與隸書,碑與帖兼收并蓄。行草書的創作鐘情于心手相應的書寫,王羲之、顏真卿、孫過庭之外,尚對米芾、祝允明、王鐸有所涉獵;隸書于《石門》、《張遷》、《史晨》之外鐘情漢簡。他喜歡行草創作的那種自在揮灑,也喜歡隸書創作的那種意境探索。在《張遷碑》、《石門頌》的研習中,體味隸書的博大雄渾,又在漢簡的靈動中有所心悟,這使他的隸書創作有了些許自我風格的表現。蔡顯良之書,明顯地體現出博收約取的智慧,就風格而言,兼取秀美與雄強;就書體而言,援簡入碑,將原本端莊嚴整的漢隸化出一種幽默輕松的簡牘樣式。欣賞蔡顯良的書法,可以獲得多重美感,或輕松活潑,或端嚴妙麗,或龍跳虎臥,或鸞舞蛇驚,行草如流風回雪,隸書似景山興云。唯在優秀的傳統技法中浸淫,或能做到不在野外瞎轉悠,鮮明風格自是一面,至少盼望得其門徑而入也。因為他始終把黃庭堅的這樣一句話當作創作時的座右銘:“士大夫可以百為,唯不可俗,俗便不可醫也”

最信菠菜白菜网 夹江县| 灵川县| 天祝| 巴林右旗| 梧州市| 开鲁县| 太仓市| 开封市| 莱州市| 兴城市| 嘉义县| 定州市| 苏尼特右旗| 鞍山市| 抚顺县| 喀喇沁旗| 杭锦后旗| 营口市| 藁城市| 拜城县| 和林格尔县| 慈溪市| 武冈市| 三明市| 团风县| 古丈县| 博爱县| 饶河县| 镶黄旗| 焦作市| 丰都县| 宿松县| 南丰县| 武清区| 炎陵县| 喜德县| 抚顺市| 武夷山市| 曲水县| 宁远县| 原阳县| 邛崃市| 平远县| 綦江县| 鄂伦春自治旗| 闵行区| 崇信县| 三原县| 永仁县| 河曲县| 改则县| 广灵县| 成都市| 德保县| 宁河县| 晋城| 涞源县| 九龙县| 牟定县| 泾源县| 六枝特区| 岫岩| 孝昌县| 集安市| 建阳市| 兴山县| 和静县| 收藏| 璧山县| 水城县| 镇巴县| 新河县| 昌吉市| 大田县| 孝昌县| 衡阳市| 玛沁县| 龙口市| 三穗县| 龙口市| 湛江市| 平乐县| 墨脱县| 莲花县| 平舆县| 麻栗坡县| 新田县| 宁陵县| 丹江口市| 马龙县| 大方县| 樟树市| 龙陵县| 婺源县| 靖江市| 拉孜县| 中山市| 苏尼特左旗| 耿马| 河池市| 聂拉木县| 乌兰县| 梨树县| 阿鲁科尔沁旗| 兴隆县| 万盛区| 甘肃省| 融水| 扎赉特旗| 运城市| 青川县| 都昌县| 保德县| 隆林| 湟中县| 册亨县| 泗阳县| 琼中| 黄龙县| 壤塘县| 内乡县| 乐至县| 颍上县| 开封市| 若羌县| 青铜峡市| 高淳县| 西乌珠穆沁旗| 武宁县| 台前县| 罗江县| 扶沟县| 阿勒泰市| 龙南县| 德昌县| 红河县| 仁寿县|